网站标志
文章正文
印加文明简介

印加,与玛雅,阿兹特克并称美洲三大文明。绵延千里的王室大道,巨大坚固的石头建筑,连片成群的梯田,巧妙设计的灌溉系统…印加文明在社会组织上达到的成熟程度远远超出以往及同期的美洲文明,被认为已成功地建立起了强大的奴隶制国家。高度发达的印加文明是在安第地区原有文明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印加人的传说记述了帝国13代帝王的故事,然而这个国家的历史只是从15世纪开始才变得确凿,它的鼎盛也仅仅维持了百余年时间。1533年11月,西班牙征服者占领了印加首都库斯科,宣告了印加帝国统治的结束。

  
 
 
黄金的隐语

印加文明,著名的美洲古文明之一。和美洲大陆上另一著名的古文明玛雅一样。 印加的地域,用今的地图来标识,大约是以秘鲁为中心向外延。当今的秘鲁与当年的印加相比范围要小许多。 
 
有学者称,印加是「有史以来世界上最成功的集权国家之一」,印加文明,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 在欧洲,有关印加最早的传说,大多渲染了这土地的富庶。一位印第安酋长说,我可以告诉你们,有一个地方的人民,他们吃喝用的器皿都是金制的,那儿的金子有如你们所带的铁一样便宜。 然而,盛产黄金的印加,还有著比金子更可贵的东西,那就是它的文明。

 

                                                                                         
印加与玛雅,阿兹特克并称美洲三大文明。在这三者之中,印加文明可说是最成熟的。它是西班牙人入侵以前,美洲大陆上传统印第安文化的最大中心。与较早的玛雅文明相比,或者与同一时期的,以后来的墨西哥为中心的中美洲阿兹特克文明相比。地处南美的印加文明似乎都更胜一筹。印加有当时美洲大陆十分罕见的体现在社会组织上的成熟理性,以及由这套成熟的社会建制造就的诸多标志的文化成就。 
 
印加拥有长达几千公里的发达道路系统,人们称其为「新世界的罗马」;印加有当时世界上速度最快的邮政系统;印加的农业,有著发达的梯田和水利系统,规模令人称奇;印加的巨石建筑至今依然挺立,几百吨重的岩石拼合紧密,其间的石缝至今仍插不进一片薄刃… 

当西班牙人入侵之际,正值印加文明最为辉煌之时。令人惊叹的建筑成就,首都库斯科的繁华景象,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成绩突出…这一切均自足生成。地处南美的印加此时似乎还未曾受过外来文明的影响。  
                                                                              

精彩的前奏 

美洲印第安文化很多遗迹,对它们的由来,人们作出了很多推测和假想,其中最著名的臆断是将它们的创造者说成是天外来客。 

比如,人们可能始终想不明白,只有在空中才能俯瞰全貌的那斯卡地形图。比如神秘的阿兹特克雕像,宏伟的玛雅金字塔以及遍布美洲各地的巨石建筑,这些人力不可为的浩大工程,在劳动力低下的古代如何造成?今天,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已经认识到美洲印第安文明的伟大。  
任何文化都有其自身发展的轨迹,印加文化也是如此。印加文明建立在安第斯地区美洲支文明的基础之上,印加帝国发端于库斯科谷地,库斯科谷地也是印加文明的摇篮。此外,印加文明在其成长发展的过程中,也不断得到征服地文化的滋养,逐渐发展壮大。 


「太阳门」是用一整块重达百吨以上的巨石雕成,中央凿出一个门洞,门正中雕刻着高约3米的人形神像浅浮雕,头部血四周放射出多道光线,双手持护杖。之所以称为「太阳门」还有一个原因,据说每年9月21日秋分那天,黎明的第一缕阳光必定从门洞中央射入。 

太阳门建成于公元1世纪之前,当时的美洲既未发明轮子也不懂得使用铁器,任何工程都是由人力完成。但这座石门实在太过巨大,似乎是人力不可为,难怪当地人把它视作神,就是现代人也无法对它作出合理的解释。 

科学家们推测,在完全依靠人力的时代要把数十吨甚至上百吨的石块。从数公里之外的采石场拖运到指定地点,必需有一支26,000多人的队伍才能完成。但要在蒂亚瓦那科解决这么多人的吃住,似乎并不可能。也有人认为,当时的的喀喀湖的水位比现在要高许多,其湖岸与「卡拉萨赛亚」很近,人们通过的的喀喀湖,用平底驳船从科帕卡瓦纳附近的采石场将石料运来。但据推算,要运送数十吨的巨石,驳船的体积必须非常庞大,要比西班牙人的船大好多倍。建造这样大的船,在当时的美洲似乎也不太可能。因而,「太阳门」是如何建造起来的,至今仍是一个谜。 

有一个传说提及,印加人的祖先来自于的的喀喀岛,而蒂亚瓦那科文化就是印加文化的主要源头之一。印加的创始神话中说到,第一代印加王曼科.卡帕克驯化了第一批原始民族后,慷慨地将「印加」姓氏赐予他们。 

当然,在古老的传说中更有许无法确证的事件,印加人通过这些故事构建起了自己的历史
  

惨痛的灭亡

1513 年之后,太平洋的发现者西班牙人巴尔沃亚与他的船只驶血巴拿马以南,当他们沿海岸航行,来到赤道地区,看见一个印第安人正在河口捕鱼,他们向他问道,这是来到了什么地方,印第安人说出了「秘鲁」 这个词语,在当地的语这中「秘鲁」是个普通名词,是「河流」的泛指,印第安人想说明他所在之处是「河流」,西班牙人却以为他们来到了「秘鲁」。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外来者的出现会如此迅速地终结印加的历史。面对由数万人组成的印加大军,西班牙人皮萨罗带领手下不足200人的队伍仓促应战。然而,在双方的第一次交锋中,西班牙人就成功地俘虏并挟制了印加王,强大的帝国似乎在顷刻间走到了命运的尽头。印加国的兴盛维持了不过一个世纪,就急转直下遭遇了灭顶之灾,最终覆灭在西班牙征服者的手里。
      

溃败的原因

尽管,原始文明被发达文明征服是历史的必然,然而印加帝如此迅速地遭遇灭亡,仍显得不可思议。事实上,印加帝国的一触即溃有其深刻的内因,就在被西班牙人征服的前夕,印加帝国内部刚刚经历了一场精疲力尽,腥风血雨的内战,这场战争皆因阿塔瓦尔帕和瓦斯卡尔两兄弟为争夺王位而起。正如那个古老的寓言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印加的信仰

太阳神崇拜是印加的国教。印加人将印加王族视作太阳神的后裔。传说,印加的第一任国王和王后是太阳神的子女, 太阳慷慨地将他们遣送到人间教化未化的印加先民,并开创了后来的印加文明。此后,历代印加王都自觉地延续兄妹通婚的做法,以保持纯正的太阳神血统。

传说并不是事实,太阳神崇拜是在印加第九代统治者帕查库蒂时期才真正得到了面向全民的推广。 这才是印加王族如此推崇太阳神崇拜的真正意义。

太阳神神庙不仅是人的精神寄所,它们也是太阳神在人间生活的宫殿,因而具有另一个名字「太阳宫」 太阳神庙供奉的主神是太阳神因蒂,还有小型宫殿供奉其他的神,月亮「玛玛基莉娅」;金星「查斯卡」;闪电、雷鸣和霹雳「伊利亚帕」、「彩虹」。印加人认为藜麦是太阳神赐予的食物,是粮食之母,每逢祭祀时都要供奉藜麦。每年的播种季节也是由在位的帝王,用金铲播下第一粒种子。

严格来说,上述诸位神明并不受到印加人的崇拜,但在印加社会的后期,受到印加人崇拜的神明 ,还有另外两位。 一位是「帕查卡马克」神,「帕查卡马克」的意思即赋予世界和宇宙灵魂的神。印第安人对帕查卡马克极其尊敬,在需要称呼他的时候,人们要行一个大礼:鞠躬,把肩膀收缩,低下头,身子弯曲起来。与此同时,眼睛的视线从天上望到地下。在行礼过程中,行礼的人双臂直举过肩,张开手掌,望空而吻。

帕查卡马克神信仰比较太阳神信仰是一人固进步。印加人从未见过帕查卡马克,不向他敬献祭物,也不为他建造神庙,尊他为不曾见面的神。

第三位神维拉科查。传说,当第八位印加王还是太子时, 维拉科查神曾经出现在他的梦中,自称印加王的先祖, 并告诫他警愓异族的叛乱,神明果然灵验,不日,昌卡人叛乱,此事大大提升了他的威望,不久便取其公而代之,登上了印加王的宝座。为向神明表示感戴,新国王就自称维拉科查,并按梦中的记忆为维拉科查神望造了一座雕像。

到印加文化的后期,出现了一个重组后的神话系统;创世神维拉科查,在的的喀喀湖裏创造出了世界和人。他俯身海中,留下了儿子 — 万物之主帕查卡马克。维拉科查成了万物的创造者,成为最具权威的大神。 然而这位神还有一个预言。第8位印加王预言:维拉科查神最终回来终结印加王的统治。四年之后,当西班牙人出现时,引起了恐慌,因为西班牙人的样子与那尊著名的偶像酷似,印加人认为他们就是回归的维拉科查神,这些「神」的到来使印加王朝走向了灭亡。
 


印加的文化

印加文明拥有无数辉煌的印证:它建造了发达的道路系统,被称为「新世界的罗马」;印加时代的巨石建筑至今蘶然挺立,拼合紧密的石块间几乎没有空隙;在农业生产方面,印加人建造了梯田并建立起庞大的水利系统……除有形的文化标志物以外,印加人在文化知识方面也居得了不小的成就,如印加是世界上最早推广「普通话」工程的帝国一。但与此不协调的是,至今还没有有力证据可以证明印加人懂得使用文字,印加人的简单「文字」只是结绳记事。印加人在天文历法方面也没有得到长足的发展,无法企及古代亚洲,也比不上它的美洲邻居。

王室大道

以严谨著称的历史学家洪堡,在见到印加帝国的道路系统时。一反常态地热情赞叹道:「这些用石头砌造的道路,也许可以与我曾在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见到过的罗马帝国的最好的道路媲美。」印加人的道路是人类曾经建造过的最有用和最伟大的工程之一。

可以说,印加道路网是印加文明最为典型的代表,它的意义相当於金字塔之于埃及,长城之于中国。道路系统在印加时代拥有一个神圣而荣耀的名称 — 王室大道。然而,根据道路系统的实际状况,人们通常所说的两条大道,是指南北走向,纵贯全国的两条相互平行的干道,一条位于高原地带,另一条则在沿海平原低地。两条干道又分出许多小道通向沿途各地,形成四通八达的道路网。高原地带的道路工程建造难度很大,据说足以使那些现代社会最有勇气的工程师知难而退,然而却早在数百年前由一个较为原始的民族办到。


在如此浩大的道路工程中,仅运输与铺设石料这一项工作,其艰巨程度就可想而知,平原上建造道路方法不同于高原,在平原地带建路首先要堆筑出一条高出地面的土堤,在土堤上再建造道路,道路的两边则以土墙保护,防止风沙侵蚀。沼泽地带及其他洪泛多灾的地区,则将道路建筑在石堤上。石堤有时高达1至2米。在一些地方,沿路还建有水渠。沙漠地带的道路,旁边打两排巨大的木桩可以长久地为行人指明道路。直至今天,部分还矗立在原地。与其他工程一样,道路的维护与保养以劳役的方式摊派各地。邻近地区和村落承担维护工作,印加王也经常调动大量人工来维护道路。

在印加建造这项工程,似乎有些杀鸡用牛刀的意味。道路系统对普通百姓的生活产生不了显著的效用。大部分的重物是由人来肩扛背驮,骆马和骆马队也运输大型物件或大批重物。由于工作繁忙,印加人并不热衷旅行,除了邮递员和其他执行公务者,因而道路的民用率是很低的。


而这正是帝国修建道路的真正目的 — 用于军事用途。在所有的道路沿线,每隔15或20公里的路程,建造着类似驿站的「坦博」。「坦博」中还建有规模宏大的碉堡,兵营,仓库和其他军事工程。通过发达的道路网,印加军队行军迅速,每隔1天路程,士兵就能到达一个「坦博」小憩,士兵的主要作战食物是裹着油脂的藜麦饭团。但是,当西班牙人入侵印加帝国时,却也是从这些仓库里找到粮食物资,使他们补充了消耗,迅速恢复战斗力,最终击败印加大军。
宏伟的巨石建筑

印加境内的建筑多巨大的岩石砌造,在这些巨石建筑中,最具代表性也最为壮观的是那些特别宏伟的军事堡垒。其中比较著名的是拥有重重围墙的奥利扬台坦沃古堡,及砖砌堡垒帕拉蒙戈堡。最为杰出的一座是萨克萨瓦曼支堡。城堡最外围的第一道围墙最为雄伟壮观,所用的都是巨大的石头,甚至可能不经割切,使用完整的独块岩石。有些砌造城堡围墙的石块,长、宽、高分别造到8米、4.2米和3.6米,体积约121立方之巨,重达200吨。

如此巨型的岩石建筑令人叹为观止。因为他们一不懂得使用铁器,二未发明带轮子的交通工具,三是不会制造吊车、滑轮或其他高效的机械工具。全凭人力用粗大缆绳将巨大的岩石拖运到目的地。最近的来自30多公里.更多的50公里,70公里或80公里以外运来,此外,印加人也没有尺或其他的计量工具,并多次抬起放下以进行调整,可以说「建筑难,难于上青天了」。

萨克萨瓦曼堡三道围墙的中央部份,设有形似吊桥的大门,可以放下巨石堵死门洞。三层围墙两两之间有7到8米宽的间距,每层内用土石填平达到护墙高度。每道围墙上建有超80厘米高的胸墙,遮掩士兵利于防守。三道围墙后的狭长场地上建造著三座塔楼,这三座塔楼依据地形构成了一个三角形.中央的主塔楼筑成圆形,其基层呈辐射状,主塔楼内有个温泉,通过地下管道将水从远方引来。这个建筑物是印加王的行宫,供登山后休憩。其他两个塔楼均呈正方形,是驻军的地方。古堡地下用石头砌成网状地道,曲折迂回形似迷宫。在印加的多个城堡中,还有一座建筑不可不提,那就是神秘的「马丘比丘」。马丘比丘矗立于海拔6264米的维尔卡班巴山巅。俯瞰著乌鲁班巴河谷,这座城堡的原来名字早已不为人知。现在的名称是考古学家楼据当地的一座小山命名的。

马丘比丘全城的建筑全部是岩石结构。从整个城巿来看,先沿著山坡以台阶式的方法筑造平地,然后在地面上建造大批建筑物。全城建筑物的布局经过精心设计。这里虽遭受多次山洪地震,至今仍保持完整的面貌,从马丘比丘的墓地中发掘出173具尸骨,其中女性人数为150人,而男性只有23人.可以设想,言个城巿女性居多。至少最后遗留在城巿中的居民大多为女性。考古学家据此推测马丘比丘是一个宗教场所,居住在此地的是担任太阳侍女的王室少女纽斯塔。

然而人们最乐意接受的说法,是把这个城巿看做印加帝国的最后乐园。印加的建筑工艺中可能还潜藏着另一件秘密武器。历年来,人们对巨石建筑的建造过程存有疑虑。在不懂得使用铁器,其他技术条件也十分落后的情况下,印加人如何开采和砍削巨大而坚硬无比的石料。使其符合自己的需要?据说,印加人曾经掌握了一种软化岩石的办法,这种办法今天已经失传。


结绳记事

历史学家曾经对一个现象颇感疑惑----与印加文明发达程度不太相称的是,这个民族居然没有发明文字.在这一点上,印加文明似乎与美洲大陆另两个古老文明----玛雅和阿兹特克文明有着很大差距.结绳记事是早期人类社会使用的记事方法。印加绳结虽然是一种简单的记事方法,但它在这个帝国的复杂事务中,起到了非同寻常的实际效用。

 

“基普”的印加绳结。“基普”这个词的意思就是“结”,它由一根用毛料或棉线编统成的粗大主绳与系在主绳上的附属细绳子组成.一根主绳上的附属细绳数量可过百,整个一串“基普”形似缨络,细绳上以不同的方法打结。结的形状及数量代表著一定的数目,根据离主绳的远近确定位数,离主绳最远的结代表的数字是个位数,依次十位,百位,千位,越靠近主绳的结位数越高。细绳有多种颜色,不同的颜色用来代表不同的事物。比如褐色代表马铃薯,白色代表银子,黄色代金子,红色代表士兵,黑色表示时间。有时也用以表达抽象概念,如用白色代表和平,用红色代表战争等等。

“基普”的另一种功能相当于文字,印加人用它来记录历史事件,尽管绳结的表意功能远远不及象形文字,甚至不及最原始的图画文字.“基普”的表意效果不太理想,因而许多历史学家将它判断为辅助记忆和记载数据的工具,而不承认它是文字。印加人可能沿用了这种古老的方法,但却没能彻底改造它的原始和简陋,也没能进一步发明出更有用的文字符号。 
简单的“基普”怎么看都无法与印加文明的成熟程度相协调。“基普”的长处在于运算,而无法表达文字般的丰富意向。“基普”的功用似乎已超出了简单的记录,对于再复杂的绳结只消一眼就能识别,并能利用绳结进行快速运算。

可能,当时的人们在以具体化,同一化为特征的原始思维的帮助下,能够直接而准确地识认“基普”,并通过规律性的联想根据绳结回亿出整个事件。印加人对“基普”这种符号的依赖程度,绝不亚于我们使用语言。毕竟,“基普”承当了一个大国事务的所有统计运算,并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与书面文字近似的功用。 
 
事实上,印加帝国有无文字的问题,直至今日仍未盖棺定论。长期以来,一直流传著印加王族中曾使用过秘密文字的传说.。在库斯科太阳神庙附近的一个专门房屋中,用文字记载的有关印加历史传说的粗布画页。人们说,帝国中除印加和负责保管画的专人可以接触这些东西,其他人都无权接近这些文字记载,所以它们始终不为人知,这些布上有印加统治者的画像,周围用类似文字的符号记载著神话传说。由於西班牙人对黄金极其贪婪,他们在掠夺了金制画框后,可能就毁坏了看似无用的布板。


普通话工程

中国和印加都被视作极其成功的古代集权国家,而两者又都有统一语言的做法。这种趋同不是偶然的,可见,在当时社会中,语言统一为政治统一提供了有力保证.在这片土地上,即使在同一个方言区,人们也各有乡音。印加民族采用的对策是让臣服民族学习印加的母语,在全国推行印加 “普通话”克丘亚语。

印加帝国还通过向各省派遣语言教师向当地居民传授“普通话”,为此印加政权还采取了一定的鼓励措施,比如赋予教员以高于当地人的身份和特权,教师们还将得一些实际利益,如在落户的省份和村镇中分得房屋、土地和产业。 
印加宫员在安排国家职务时,优先任用通用语讲得较好的人。在平民中起到积极效果的机制则更微妙,来到首都库斯科或其他大城巿生活的普通印第安人,尽管从事的是普通手工作业,也没有教师教授语法,几个月后却都能讲一口流利的首都语言。

在百姓看来,首都语言就是贵族语言,,当这些人回到家乡,,他们的首都口音将使自己得到别人皂尊重.,会使自己的身份地位增色不少,这些成功人士的范例足以掀起普百姓学习首都语言的渴望。

天文历法

专家们认为,印加人在天文历法方面的知识不仅无法企及古代亚洲,,也远远落后于他们的邻居墨西哥阿兹特克人,甚至难与同住美洲南部高原的穆伊卡人匹敌。印加人对于 "年"的概念有两种,太阳年和太阴年,分别来自对太阳运行和月相变化的观察。

也有历史学家认为,严格地说, 印加人并没有直正地掌握太阳历。因为,印加人对太阳观察是项从不终止的活动,,每年都在进行,印加帝国每年都要根据全国各地观测点对日月生辰的观察结果,来直接调整历法,规划农作,也就是说印加人并没有制订出固定不变的太阳历推行到民间。

可能是出於对太阳神的特别崇敬,在印加,有关其他星象的研究几乎为零。这一点是印加人在天文上落后於其他民族的重要原因,印加人了解最多的是金星,它被称为 "查斯卡",意思是金色鬈发的人,并为它设置了祭坛。
宗教仪式和宗教节日以神圣的方式标志了历法,也为农业生产赋予了特殊性质。由天象得出的时令节气联系着宗教信仰,农业季节乃至国家政治,规划着印加社会的整个生活方式, 应对着上苍的运行规律, 印加人就这样和谐从容地生活着。


马丘比丘遗址
  
马丘比丘位于秘鲁库斯科省乌鲁班巴河左岸海拔2430 米高的山上,三面临河,一面是连山的热带山林的悬崖峭壁,常年笼罩在云雾中。马丘比丘建于公元15世纪,占地13平方公里,包括太阳神庙、军事堡垒、祭坛、贵族庭院、平民住房、市场、作坊、广场、浴池等近200座建筑和连接山坡与城市的约3000级台阶,与周围的自然环境浑然一体。山脊斜坡和后山辟有百余层梯田,用于种植粮食、蔬菜。遗址境内分布着许多“卫星城”,处处可见花园、通道、宫殿等宏伟建筑。公元16~17 世纪之交时,遭到废弃。在大多数印加城市被西方殖民者破坏的情况下,此处遗址还保留着印加时代的风貌。

马丘比丘的印加神庙 

 

马丘比丘有着众多的神庙,其中的太阳神庙不仅是印加人祈祭太阳的场所,更是一座天文观测站。近年有考古天文学研究发现,每年夏至时分,太阳光正好由神庙东窗射入,十分准确地投影在庙中用来测量太阳升起点的“捆日石”上。另外,主神庙、三窗庙和圣器收藏室都是最主要的神庙。主神庙是一座三面围墙一面开放的建筑,其东西两侧石墙皆以巨石为底,并以打磨精细的石块垒砌而成,庙中还有一座巨石砌成的祭坛。三窗庙位于主神庙旁,因有三扇巨石叠成的大窗而得名。庙中立有一根石柱,据说是用来支撑屋顶的,石柱边还有一块代表天地宇宙的阶梯石刻,是印加神庙的重要标志之一。

马丘比丘城市格局

马丘比丘,是为了祭典活动而建于山巅的“祭典之城”,城市功能与普通的印加民居城市不同。马丘比丘的神庙建筑中有许多用于观测日月星辰运行的石刻,是印加时代宗教祭典中心及天文观测中心。观测天文不仅对宗教教仪,而且对农事活动都非常重要。因此还有一些这方面的专长人员住在这里。这里曾经住过的一两万人中大部分是专门从事祭祀或与之相关的手工操作的妇女,她们或是纺线织布,或是酿造玉米酒。这些妇女是从全国选来充作印加王的女仆或祭司的助手。她们中的一些人也参加宗教仪式,但大部分人终日在作坊、房舍或神庙中忙于活计。除了这些女仆外,城中还有许多祭司,他们分别掌管某座神庙,主持宗教仪式。

 

马丘比丘城内有神庙、王宫、堡垒、民宅、街道、广场等建筑,它们由纵横其间的台阶连接起来,有的石阶多达160层。并且,这些建筑全部用大块花岗石砌成,石块之间结合紧密,不用任何黏合材料,全是石匠们使用简单工具拼接垒筑而成。几个世纪以来,这里发生过多次地震和山洪,而雄伟的古城却安然无恙,丝毫未损。古代印加人高超的建筑技术在此得到了极好的印证。 

马丘比丘古城建在乌鲁班巴河边2500 米高的山脊上,整座城市大致分为以花岗岩巨石圈出的一级级梯田的农业区、贵族住宅与神庙齐聚的上城区、民居与仓库并存的下城区。农业区位于城市东南,占总面积的一半多一点,有一条沟壑将它与城市区隔开。农业区约有一百块梯田,此外还有排水渠、墙壁和其他农耕设施。整个城市格局呈现功能分明的区域划分。


帝国末日降临
  
这样一个曾经显赫一时的帝国顷刻间土崩瓦解,令人大惑不解。印加极具悲剧色彩的衰落主要是从西班牙人的记录中得知的。在征服者中,只有皮萨罗不识字,其他包括埃尔南多·索多在内的人读写能力都很强,他们留下来的记录提供了关于两种文明交锋时的现场描述。这些记录使得后来的历史学家勉强拼凑出一幅末日印加帝国的图画,这是一幅悲哀的图画。
  
     1524年,正值印加帝国辉煌鼎盛之时,奇异的谣言却传到印加宫廷:"漂浮的城堡"载着白色皮肤的陌生人沿北岸行使,这些人脸上长着毛,于是被称做"长胡子的人们"。这个消息令许多人惴惴不安。不到一两年时间,印加君主驾崩。尽管不能确定他所患的疾病,但看起来像是征服者们带到美洲的天花。 

     在欧洲人已涉足的地区,天花迅速传播,包括在印加人中间。印加人对此毫无免疫能力,军队中大批人死亡,平民一家一家地死去。然而,祸不单行,此时印加国内发生了王位继承的血腥争夺战。印加的毁灭进程自此开始了,随后西班牙人完成了这一毁灭的最后一击。
1532年,受"黄金之国"遍地黄金的诱惑,西班牙殖民者皮萨罗一行160余人向着印加帝国进发。他们身着甲胄在高耸入云的山腰上攀登,头晕目眩,气喘吁吁。由于山路陡峭,他们只得下来牵着马走,还带着大炮、武器和给养,路非常窄,旁边就是秃鹫上下盘旋的峡谷,一脚踏空就会摔下万丈深渊。 

     在山里走了整整一个星期之后,皮萨罗的军队终于在11月15日到达卡哈马卡山谷。不过他们为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数目众多的印加士兵分散在山坡上,"我们都吓坏了,我们根本没料到印第安军队居然如此威武雄壮,更没想到对方有那么多的帐篷,并且建得那么好,我们所有的西班牙人心中都充满了惶惑与恐惧,但是我们又不敢表现出来,更不敢后退,因为他们若是察觉到我们有一丝一毫的畏惧,仅那几名我们带来的印第安人向导就能把我们杀了。" 

     皮萨罗将军队驻扎在中心广场,派埃尔南多·索多率一队骑兵去拜访印加王阿塔华尔帕,诱他前来。于是双方进行了一场心理战。阿塔华尔帕想以自己的军队震慑皮萨罗,他的确达到了目的,而西班牙人同样试图先声夺人。 

     由于印加没有比美洲驼更大的驯养动物,所以马对于他们来说非常稀奇。明知这一点,索多故意拍马直奔阿塔华尔帕,到距他很近方才停下来。这位皇帝的皇冠流苏都被马的气息吹动了,马嘴里流出的泡沫滴在他的衣服上,但是阿塔华尔帕坐在那儿纹丝不动。这次简短的会面后,阿塔华尔帕同意第二天到卡哈马卡与皮萨罗会面,这已埋下印加帝国毁灭的伏笔。后来的历史学家试图弄清楚,阿达瓦尔帕为什么会犯下那一致命的错误--不带寸铁地进入卡哈马卡,最后被皮萨罗生擒活捉。 

     对于印加帝国的人民来说,被征服的结果是十分恐怖的。有证据表明,在西班牙到达后的半个世纪里,印加的人口从大约700万降到约50万,即使没有死于欧洲带来的天花和麻疹,也难逃当苦力的命运。与此同时,印加民族文化遭到了欧洲人的肆意践踏,宫殿被亵渎,太阳神庙被破坏,皇家的木乃伊被找到后烧毁,工匠们的金银工艺品多被熔成铸锭,甚至连藜麦被禁止种植。部分最精美的礼品被作为礼物送给西班牙国王。后来这位国王因为军饷不足,竟然下令熔化这些稀世珍品充做现金。 

     活下来的一些印加人选择了继续战斗。末代印加皇帝曼科带领2000人退到边远的丛林中,在那里建立了宾厄姆所寻找的城市--维尔卡班巴城。该城方圆超过5平方公里,城中有60座巨大雄伟的石头建筑和300座小型建筑,以及纵横交错的道路和运河。印加王朝在此又继续了35年。1572年,西班牙人决定扫除印加最后的民族政权。不过西班牙人抵达维尔卡班巴后发现,这里几乎已是一片废墟。在逃离之前,印加人放火烧了这座城市,不愿将它留给敌人。西班牙人深入雨林,继续追击。印加的最后一位首领图帕克·阿玛鲁落入西班牙人之手。他被带回库斯科进行公开审判,最后被斩首于市广场,印加王朝随即灭亡。

脚注栏目
脚注信息
中国藜麦网 Copyright(C)2009-2010
 
插入代码
0
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