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文章正文
藜麦风潮引发的困境--英国卫报
藜麦风潮引发的困境
 
由英国《卫报》的片面文章引发的媒体恐慌
 
  最近,一则有关藜麦的有倾向性的帖子引发了各家媒体的竞相责备和警告的喧嚣,他们告诉消费者,吃这种类似谷物的蔬菜是在伤害安第斯山脉的藜麦种植者。
  英国《卫报》乔安娜·波莱斯曼写的这篇文章引起了人们对某些地区营养不良的担忧。该文引用了一些报道指出,西方世界对藜麦的喜爱已经导致玻利维亚和秘鲁等以它作为主要食物的地方吃不起了。波莱斯曼写道:“事实上,藜麦贸易不过是破坏性的南北交换的另一个令人担忧的例子而已,本来好心地讲究健康和伦理的消费者不明智地加剧了那里的贫困。”
  这篇简单化的报道被加拿大《环球邮报》的安德鲁·萨利文等人跟进,而且选用了更加耸人听闻的标题“你越爱吃藜麦,对秘鲁人和玻利维亚人的伤害就越大”。但是,事情没有到此结束。
  如果考虑到它引用的《卫报》上两天前发表的丹·柯林斯的更详细报道的话,波莱斯曼文中的短视令人吃惊。此文谈及人们对营养不良的担忧,但补充了重要的背景。
  藜麦也让很多玻利维亚人发了财。虽然政府在2011年宣称本地藜麦消费下降了34%,但是其价格上涨3倍只是问题的一部分。随着收入的增加,许多人简单地转向加工过的西式食品。最令人担忧的是该国贫困地区的儿童。玻利维亚将5岁以下儿童慢性营养不良的比例从2005年的22.9%降低到2011年的16.5%,但是在安第斯山区农村,这个比例仍然很高,多方人士正积极努力解决这个问题。柯林斯说,今年联合国启动了“国际藜麦年”,因为联合国粮农组织认识到此种作物顽强的生命力、适应性和它“在战胜饥饿和营养不良方面的巨大潜力”。
  像邻国秘鲁在全国大力推广种植藜麦来战胜营养不良一样,玻利维亚政府也坚持认为玻利维亚人吃藜麦更多了。玻利维亚农村发展和农业部长维克多·雨果·瓦斯奎斯说,人均年消费量已经增加了4倍,从0.35千克到1.11千克,虽然多年来“它在国际市场上价格偏高”。
  在波莱斯曼发文之后,《琼斯妈妈》粮食领域报道的记者汤姆·菲力鲍发文试图让藜麦爱好者安心,他的标题很有帮助:“藜麦:善、恶、还是真复杂?”他猛烈攻击波莱斯曼盛气凌人的标题“严格的素食主义者能吞下藜麦的不可口真相吗?”指出并非只有严格的素食主义者才喜欢藜麦。
  波莱斯曼的文章不仅刺激了同样思路狭窄的盲目模仿者的大量跟帖(对藜麦问题感到担忧),还引起没有获得充分信息情况下做出的回应,他们对安第斯地区情况鲁莽做出相反的判断。《环球邮报》的道格·桑德斯批判了所谓的“藜麦杀手模因”,他写道:玻利维亚高原人是美洲最贫困的人。但是他们的经济几乎完全依赖农业。他们依靠出售粮食为生,是寻求更高粮价或工资的农民或农业工人。藜麦价格上涨对他们来说是大好事。
  杜克大学农业经济学家马克·贝勒马尔在对媒体热炒藜麦回应时认为,问题不在于西方人喜欢的食品而在于记者:如果不知道下面几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就根本无法知晓波莱斯曼和桑德斯之间的是非曲直:
  1.玻利维亚高原的大部分家庭是纯粹靠买卖藜麦为生还是自给自足的藜麦种植者?了解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评价藜麦价格上涨带来的影响的第一步。
  2.销售藜麦的家庭是作为藜麦价值链的一环按合同种植藜麦,还是在现货市场上卖给粮食加工商?了解这个问题的答案让我们知道藜麦种植者是否得到价格波动的保险。
  3.藜麦能否长时间储存?了解这个问题的答案将让我们知晓人们是否能够摆脱发展中国家许多小业主“低卖高买”的恶性循环,使其变得更贫困。
  所有这些详细的信息在媒体有关藜麦市场对安第斯地区影响的很多报道中都有欠缺。不过,过去几年一直有一些均衡的报道。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2011年1月做了第一批的报道之一,同年3月《纽约时报》跟进,2012年4月《泰晤士报》再度跟进。
  这些报道引起了网上很多有趣的讨论,内容涉及农业科学家和国际开发工作者的立场。我们已经看见从咖啡到大豆等作物在全球需求市场上的飙升,给这些作物的种植区带来很多消极影响。
  到现在为止,藜麦问题在安第斯地区还不算严重,但确实是个问题。正如菲力鲍所说:“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停止吃藜麦,只是意味着我们应该在通盘考虑后才吃藜麦。”同样的,记者不应该停止报道这个问题,但他们应该通盘考虑……
脚注栏目
脚注信息
中国藜麦网 Copyright(C)2009-2010
 
插入代码
0
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