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文章正文
藜麦为何没能争霸世界--华盛顿邮报

每年春天,玻利维亚和秘鲁交界的安第斯高地贫瘠的山坡上到处长满了紫花、扫帚状的藜科植物。这种植物经晒干、脱壳和专门机器加工,就会生产出黄灿灿的种子,人称藜麦。藜麦这种食物富含蛋白质,千年来一直是本地贫困人们的主食。如今,藜麦出口为这片干旱的土地带来了大量现金,让农民可以购买新式的衣服、享受丰富饮食和拥有崭新的机车。
 
然而,现在安第斯地区并不能供应足够的藜麦。向北几千英里,在华盛顿特区市中心有一家Freshii快餐连锁店。这家店在最近一天傍晚发出通知:“由于藜麦供应超出公司控制,本店暂不供应”,这十分让人扫兴。通知解释,藜麦全球需求强劲,出现短缺。Freshii一位女发言人表示,藜麦价格迅速上涨,公司一边让经销商在增加成本和去除藜麦原料两个方面做出选择,一边与他们重新议定合同。
 
藜麦这种作物蛋白质丰富、无谷蛋白、热量较低但口感较好。近几年来,藜麦迅速受到人们热捧,在家庭富有、注重健康的美国人中间尤为如此。藜麦要想成为真正广泛食用的全球性商品,成为美国民众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就必须面对一些代表性的障碍,比如,有一天Freshii不再使用藜麦这类奇特的想法。不论如何,藜麦还是体现出全球农业综合企业、基础设施投资和食品贸易的重要作用。
 
简而言之,如果一种食品价格昂贵,大家消费不起,就会很快被从菜单上拿走。在美国农业经济条件下,新产品很难保持价格平稳、货品长期供应,做强做大。
 
藜麦很久以前就在美国灭绝了,但一些高档午餐场所开始在配菜色拉中添加藜麦。农学家发现,密西西比河谷的藜麦种植历史可追溯到公10世纪,但后来因农民选择了更为高产的玉米、南瓜小果和豆类作物而渐渐消失。
 
20世纪80年代,一些爱好者开始种植藜麦,主要分布在科罗拉多山区。不过,种植藜麦并不简单。藜麦种子会爆裂,被杂草掩盖,或因温度过高、过低而死去,所以花上几季才能有所收获。2012年,世界藜麦生产总量为2亿磅,其中90%以上来自玻利维亚和秘鲁,而美国的产量所占比例微不足道。
 
  是什么在推动藜麦价格上涨?部分原因是秘鲁本国爱国热情高涨,开始将藜麦加入到学校午餐补贴和孕妇福利事业,然后是联合国宣布2013为“世界藜麦年”,这样多少是为了增加公众对于这种古老粮食作物的了解。
 
但是,藜麦价格上涨也与发达国家最终消费者的人口统计数据有关。这类消费者会不假思索地花费5美元买一小盒有益健康的食品。距华盛顿Freshii快餐连锁店只有几个街区的蛋白质吧(Protein Bar)连锁店四年前在芝加哥起家,店中每周使用75磅至100磅藜麦来制作沙拉碗,每份售价6到10美元不等(这家连锁店的口号是:“健康一点,健康多一点”)。
 
目前这家公司已决定接受这样高成本,毕竟没有牛肉鸡肉的成本高,并且愿意多支付些钱从南美洲运货而不是购买加拿大生产的其他品种的藜麦。
 
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麦特·马特罗斯(Matt Matros)说:“我也不喜欢这样,谁也不想在原材料上多花钱一但藜麦是我们的主打食品。我可以肯定,全世界认识到藜麦大有裨益,藜麦需求就会大大增加,价格也将会回落。藜麦将会成为我们最好的产品。如果发现美洲的藜麦没了价值,我们肯定会做出转变”。
 
破解藜麦密码
 
安第斯山区小农场经营者正在努力满足藜麦的市场需求。近年来,他们投入了更多的土地种植藜麦。去年,玻利维亚藜麦种植面积从2009年的240平方英里增加到去年的400平方英里。当地土壤,干燥适宜,面积广阔,鲜有其他植物存活,却非常适合藜麦种植。因此,这一特性也让藜麦很难在其他地方生长。
 
但这并不意味着世界其他地方不可以去尝试种植藜麦。秘鲁一所大学培养出了可以在沿海气候条件下生长的藜麦品种。藜麦育种项目在阿根廷、厄瓜多尔、丹麦、智利和巴基斯坦,前景广阔。华盛顿州立大学一直在培育适合在太平洋西北部生长的藜麦品种,并且将在今年八月举行一次藜麦研讨会,届时将召集世界各地研究人员探讨工作。
 
杨百翰大学植物野生物科学系主任瑞克·杰林说:“对我而言,想象力是无限的,而且需要为之付出巨大努力。藜麦这种植物能生产出大量种子,因此,通过精心挑选就有可能找到具有独特性状的藜麦变种。”
 
南美洲藜麦产业和关注这一产业的出口商十分担心,本国的粮食作物不久会在世界各地大量种植。尽管今年早些时候一些媒体报道称,藜麦的强劲需求导致以藜麦为生的玻利维亚人难以为继,但他们的收入也从每月每家35美元左右增加到220美元左右,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目前,藜麦在世界范围内受到欢迎,保持藜麦种植户的稳定收入令人担忧。
 
塞尔吉奥·努涅斯弧(Sergio Nunez de Arco)是个土生土长的。玻利维亚人。2004年,他在加利福尼亚帮助创办了安第斯天然物产进口有限公司。他喜欢向自己小规模的藜麦种植户展示加拿大藜麦卡车的照片,以此来证明:藜麦让全世界受益,他们需要投资更好的设备。与此同时,他正在努力让人们意识到,藜麦在减少贫困方面具有重要作用。这样,在藜麦供过于求时他们就可以收取合理的批发价。
 
他说:“市场的本质就是让一些东西变成商品,不需要面对面也不需要实际场所,只要有藜麦就可以。我们想让大家知道藜麦来自哪里,实际上消费者也愿意多花些钱购买藜麦,这样种植户就可以供孩子上学。”
 
他甚至协助几位不太会说英文的玻利维亚农民乘飞机到华盛顿州立大学参加研讨会。这样,他们至少可以作为代表出席。
 
塞尔吉奥·努涅斯弧说:“那些种植了4000年藜麦的人不能出席这样的会议,真有点让人伤心。你们这些人都是好样的,但你们的东西过时了。让开吧,藜麦的新时代即将到来。
 
为何美国不大量种植藜麦?
 
不过,藜麦新时代过了这么长时间出现。其中的原因迄今仍是个谜。
 
科罗拉多州农业经济学家(Duane Johnson)称,美国人几十年前就注意到了藜麦而且其藜麦产量过去一直占世界总产量的37%。那时藜麦却没有快速发展起来,这多少可能是本地农民的拥护者制造的压力使然。20世纪90年代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研究人员收到一份藜麦新品种的专利,但因玻利维亚藜麦生产者强烈反对称这个品种会毁坏他们的生活而不了了之。
 
当然,种庄稼是不需要专利的,但是专利交换成本极其高昂。美国全谷物理事会(Whole Grains Council)辛西娅·哈里曼(Cynthia Harriman)说:“信贷员若对藜麦一无所知,你能从银行得到贷款吗?信贷员会不会说‘只贷款给大豆、玉米种植?’”种植藜麦甚至需要各种运输设备“如果你在海拔较高的洛基山脉种植藜麦,那里必须有铁轨车可以运输藜麦,或者有适合大型卡车行驶的公路。”
 
所有这些基础设施都要花钱,只有有钱的农民才能从事产业化的农业综合企业。不过,美国业界对于开发古代的粮食兴趣不大。家乐氏公司在一款燕麦棒中使用藜麦而百事可乐贵格燕麦( PepsiCo’s Quaker Oats)拥有藜麦品牌的产品。但是最大的粮食加工企业嘉吉公司(Cargill)和阿彻·丹尼尔·米兰德公司(Archer Daniels Midland)称他们还没有采购藜麦的计划。世界最大的种子生产商孟山都(Monsanto)也没有采购藜麦的计划。
 
相反,他们将研发资金全部用于研发玉米、大豆、小麦、糖料作物及其他主要作物的抗虫害新品种。所有这些作物都有各自的公司机构、政府补贴项目和专门维持生产和消费的研究部门。另一方面,一些研究人员和个体农民尽管努力增加藜麦供应,却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
 
杜克大学农业经济学家马克·贝勒马尔(Marc Bellemare,)说:“这种情况实际上出自需求一方谁也不想陷入这样的境地,遭遇库存过剩不能自拔。你如何确定多少可以满足需求,或者这种风尚能否长存不衰?我们还未完全对单方捆绑决定加以细分。犹如在一间的大的黑房子里打开手电筒一样。”
 
新粮食作物很难从一种商机转变成主流产品,其原因就在这里。像豆奶等一些产品最初几年只有少数人食用,现在却十分普遍,不过,豆奶也是源自美国农民几十年来种植的粮食作物。一种全新的物种却是个另类。马克·贝勒马尔说:“但我绝不会达到称豆奶是一种受人追捧的非主食类作物那个地步。”
 
因此,藜麦价格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持续波动。杨柏瀚大学的教授瑞克·杰林(Rick Jellen)称,相对于其他大型的粮食项目,藜麦研究资金匮乏,这意味着即使他们能抵御强大的压力,也很难抵得过病虫害的袭击。
 
瑞克·杰林预计:“一旦藜麦生产进入更加温和的环境,你就会有三四年的好收成。然后你就会碰壁,面临虫害,藜麦会会受到极大破坏。我想藜麦价格会出现较大浮动,这种状况直到有人投资,开始进行长期的育种计划才会结束。”
 
这就意味着,你如果盼着在哥伦比亚特区市中心午餐吃藜麦,就只能是一场空。

脚注栏目
脚注信息
中国藜麦网 Copyright(C)2009-2010
 
插入代码
0
ť